镰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镰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8:54 阅读: 来源:镰刀厂家

杨家是名门,权倾一方,这样的人家,怎会容许媳妇怀着外人的孩子嫁入门中。

我陷入前所未有的矛盾中。

爹见我没下楼,忙唤人将吃食给我端了上来。

我不想让爹起疑,就每样吃了些。实际上食同嚼蜡,下人转身时,又吐了个干净。

夜里只好靠喝水支撑。

第二日早上,爹告诉我杨琨来了晋宁,我吓一跳,这姓杨的行动实在太快,压根不给我一点思想准备。

爹自然欢喜的紧,在家设宴款待他。

“齐叔叔客气了,我和烟姌订婚在即,爹娘都催我要主动些,毕竟烟姌是女孩子,这种事她自然不好主动!”杨琨的声音回响在一楼大厅。

我背靠在门板上,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已逃不过。

只是腹中的孩子实在无辜,我怎么舍得他!

我将手按在小腹上,仿若有人要与我抢孩子一般,战战兢兢。

爹见我许久不下楼,忍不住让下人上来唤我,我见躲不过,忙着手打扮起。

对着镜子一照,见自己面色苍白的像个鬼,忙用胭脂敷了又敷,可那胭脂粉的香味让我胃里一阵翻腾,忍不住又作呕起。

我想,迟早会露陷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下楼那会,瞧见两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说不出心里的异样。

杨琨冲我招呼说:“几天不见,让我思念倍增,这不,忍不住跑到晋宁来看你!”

我知道他这人其实并不善言词,让他说出这种违心话,定是杨家二老出门前对他下了不少嘴功。

但我不喜欢听这种虚伪的话,宁可他用那种刻薄疏离的言语,至少能让我感受到真实的他。

“杨少爷性子转变的倒快!前阵子,还说我高攀了!”

杨琨扯扯嘴角,望着我的眸子果然恢复了一贯的清冷,他其实不善掩饰,只因性子清冷孤僻才让人觉得难懂。

“烟姌很聪明,一听就知这些话是我爹娘教得,可是齐叔叔想必也教过烟姌怎么对待客人吧!”

这人还真随时能找到话茬,这话分明是在说,我不待见他。

其实我也真是不待见他,说白了能算得上讨厌。只是因着爹在场,厚着脸与他闲扯。

我笑起,将桌上早已泡好的香茗双手递给他:“杨少爷远道而来,不容易,请喝杯粗茶!”

我只能陪着他演戏,这一会真想拿茶杯砸他,可是爹在这里,即便再气也不能发作。

杨琨在我家用过晚饭后提说约我出去走走,爹巴不得我俩能走得近些,见他开口,忙扯扯我的衣袖说:“还不去!”

我不情不愿地应了声。

杨琨带了自己的司机,这司机训练有素,一看就是知是杨司令特定挑选的,身手十分了得。

司机将我们送到公园门口停了下。

杨琨冲我说:“外边空气好,烟姌你来推我!”

我不知这位大少爷又想耍什么花样,只好点头答应他。

赶上凤凰花开的季节,一树树的花朵红艳如火,映着昏暗的煤油路灯影影绰绰,宛如一条艳丽的红绸将整个晋宁城围绕。

风来,花瓣如雨,坠满了一地,踏上去柔柔软软,仿若走在红艳的天鹅绒地毯上。

我见杨琨发上缀了一朵,忍不住轻笑。

他扯扯嘴皮,倒是马上领会,忙伸出葱白的素手将头上的凤凰花拿掉:“就知道笑!”

他凶我说。

其实我看他犯起傻来也挺可爱,只是性子孤僻久了,难免让人不易亲近,其实人嘛心思简单活得才真实,整日戴着面具生活,日子久了,也不知哪张脸才是真实的自己。

“烟姌,跟你商量件事!”

我推着他往前又走了一段,听他幽幽启口说。

察觉他好似斟酌过许久才开口,不免心下一沉,握着轮椅的纤指隐隐发颤。

“我要这个孩子!”

“啊?”我微微一怔。

怀孕的事连我自己也才知道,他又怎知?

不过人家是什么家庭,干军政的,想查一个人,问下几个眼线就知,岂是我藏着掖着就能避得过的。

“你……开什么玩笑!”我自然不会承认。

世上有哪个男人容得下自己的妻子怀着别人的孩子,何况还是这么精明的杨琨,太不寻常了。

“因为……我不能生育!”

杨琨石破天惊地道出口。

我惊得下巴掉一地。

这种私事,他居然这般直接与我说起。

见我一脸疑惑,他蹙起了俊眉,这表情与夏霏雨如出一辙。

我望着他不禁失神,将他的脸与夏霏雨重合,然后又拉开。

除了五官,这两人的神情、动作……实在太像,有时看着杨琨时,就觉在面对夏霏雨。

杨琨望着我轻咳起:“你放心,我会当他是亲生的,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会知道!”

我见他这话不像是在开玩笑,心越发揪得紧紧。

这样心思细密深沉的人,如此大方的要求她未婚妻留下别人的孩子,这不免让我起疑,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你的目的?”我忍不住开口。

杨琨见我并不像表面这样看起来好糊弄,笑着说:“杨家需要一住健全的继承人,而我已不能,只好让我的妻子……你知道的,其实我这人很小气,若不是觉得你和那位夏先生没有了可能,我也不会替你扛下!”

他的话说得实在冠冕堂皇,让我心里的疑虑加重。

夏霏雨根本就不知我怀孕,自然不会说不要孩子的话,而他居然这么有把握,夏霏雨就是知道,也不会要孩子。他究竟打得是什么主意?

我越想心越沉,这人容不得小瞧,标准的身残心不残,甚至比一般人都要擅长沟壑谋划。

说好听些城府过深,不好听的这人就是个标准的阴谋家。

“杨少爷可真会异想天开,这个孩子我从没打算留下!”我不得不反驳。

他居然算计到了我腹中的孩子身上,这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我隐隐怀疑,他来天津绝不是像他说的所谓的“想我”,以我跟他的关系,相看两厌才是真实的。顶多他被杨家二老逼着与我成亲,但绝不会说出这般违心的话。

他在刻意讨好我!

这是他给我的最深感受。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还有,一会回来,不愿看我文的那位亲,请您走开吧,我也看到你头大!

洗砂机长沙移动型洗砂机生产厂商

东莞望牛墩亚克力高价回收

吹干粉白炭黑高吸油值生产橡胶防老剂用二氧化硅生产

医用隔离服防护服隔离衣防护服隔离衣

高血脂吃新鲜铁皮石斛太平畈乡石斛鲜条

漯河盆景碎纸机价格碎纸机大吞吐碎卡碎光盘盆景3z735工业碎纸

襄阳绿化工程HDPE打孔管厂家值得信赖

东莞大朗电子零件免费咨询

石首市316不锈钢化学成分检测抗拉强度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