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镰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秘大鳄狙击鼎晖失手800亿元矿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59:10 阅读: 来源:镰刀厂家

神秘大鳄狙击:鼎晖失手800亿元矿山

【矿山机械产业网】央企背景,价值800亿元矿山概念,已投产,即将赴港上市,这些概念足以令投资者憧憬到丰厚的回报。而PE界真正有实力参与其中分一杯羹的,也只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几家巨头。

作为业界大佬,鼎晖投资一番踌躇之后,最终与该项目失之交臂。

差不多与此同时,却有神秘的资本大鳄出手,将项目闪电揽入怀中。

一旦相关公司赴港上市,或将给投资方产生近30亿元的收益。

在各种质疑与澄清背后,这半路杀出的神秘大鳄,与鼎晖投资内部人士全无半点瓜葛?

鼎者重器,晖映其华,但在光彩背后,是否有不为人知的阴影。

谜底犹待揭盅。

蒙古矿山搭船中铁资源

2010年,一笔矿产资产包项目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寻求融资。

矿山的所有人为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铁资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铁资源)。

资料显示,中铁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北京,是集地质勘查、矿山开发、商贸物流于一体的国际化、综合型矿产资源开发集团,截至2011年4月底,中铁资源在境内外共拥有24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广泛涉猎贵金属、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和非金属等资源的开采和销售。

随着近年国内铁路建设投资放缓,中国中铁在旧有的铁路工程基建作为主业以外,悄然选择了矿产资源领域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点。中铁资源正是中国中铁旗下整合资源领域业务,进行产业经营和资本运营的平台。

此前曾有消息称,中国中铁欲分拆资源板块在香港上市。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中铁总裁白中仁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表示,要全力以赴推进资源板块境外上市工作,加快境外矿业资源的收购并购,确保2011年年底挂牌上市目标的实现。

虽然白中仁的计划没有如期进行,但有消息人士透露,以上计划仍在进行中,前景可期。

尽管爆料人邹女士不愿透露项目的具体情况,但是对于中铁资源在蒙古的铅锌矿项目,资本市场上早有关注,并屡屡在中国中铁(601390)的投资者中引起躁动。

早前有报道称,中铁资源拥有位于蒙古国的乌兰矿。查夫矿,该矿产包内拥有700万吨左右的铅锌矿储备,2011年左右储量价值约为800亿元人民币。

21世纪网调查发现,2010年5月,中铁资源在内蒙古满洲里市设立了满州里华博矿业有限公司(简称:华博矿业),差不多同一时间,华博矿业收购了位于蒙古国东方省的乌兰矿和查夫矿。收购价格有消息称为25亿元左右。

2010年8月份左右,中铁资源开始为矿产项目包寻求融资,融资需求约在6~10个亿。就此看来,融资可能就是为了填补5月份的收购款项缺口。

从上市公司中国中铁2010年的年报看来,中国中铁当年并未与中铁资源发生巨额的资金拆借往来。或许正是因为需要支付这样一笔巨额的收购款项,中铁资源方面才开始在2010年下半年起寻求母公司以外的融资渠道。

最终,中铁资源方面并未在第一时间找到投资方,有人向21世纪网爆料称,“中铁资源拿了中铁信托6个月的短期信托款项填补2010年底必须到账款项。”

鼎晖失手,曲折离奇

事实上,中铁资源前期已就蒙古矿产包项目接触过几家大型PE寻求融资,其中就包括鼎晖投资在内。不过在第一时间的接触中,似乎并没有PE对该项目产生兴趣。

或许是矿产项目远在蒙古,存在各种开发和政策上的风险,使得众PE保持有谨慎态度。但21世纪网发现,两座矿并不像国内的许多矿山那样仅是拿到一个采矿权、仅处在建设阶段。而是已经差不多建设完毕,到2010年底即已试生产,并开始向国内运送矿粉,产生效益。因此投资回报已经具有一定的确定性,而不是简单的赌矿。

2010年8月,中铁资源方面找到任职于某国有大型海外投资机构的邹女士寻求投资。据当事人邹女士表示:“因该项目不属于我当时所在投资机构覆盖的地理范围。所以没法直接协助融资。”但未拒绝透露原来所在的投资机构名称。

21世纪网事后调查发现,邹女士原来所在的机构投资范围锁定在欧洲以南、亚洲以西的某大洲,确实与蒙古国所在的位置不符。

但是,邹女士手头尚有其它PE机构的人脉资源。于是在与中铁资源副总毛某签订佣金协议之后,邹女士将该蒙古矿山项目推荐给了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焦震,并安排焦震与中铁资源方面负责人见面。

2010年11月,经过一段时间的初步接触,鼎晖方面向邹女士表示,该项目确为优质项目。可以展开后续的投资流程。

但是,当邹女士催促鼎晖方面的项目团队去做现场尽职调查时,却迟迟得不到回应。同时邹女士也联系不到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焦震。后该项目负责人许某回复邹女士,称焦震突发重病,不方便沟通。

随着中铁资源方面账期临近,而鼎晖投资方面又抽不出时间做尽职调查,终与该矿山项目失之交臂。

鼎晖高管出马,背后隐现神秘大鳄

就在邹女士以为中铁资源与鼎晖的合作已经黄掉的时候。2010年12月,有人告知她中铁资源副总毛某仍在与焦震恰谈项目合作事宜。在邹女士追问之下,毛某予以承认。

紧接着的2011年4月间,又有业内人士“善意”提醒,焦震正在赴蒙古国考察该矿山项目。

一个月后,邹女士被告知,焦震带着几个投资方一起投资了中铁资源蒙古矿山项目。但是当邹女士联系焦震,却遭到了否认,要面谈,却又不予回应。

就此,邹女士认为焦震有向鼎晖方面隐瞒该项目半年后仍能投资的嫌疑。

于是,为了这笔尚未到手的佣金和确认自己作为居间人的事实,从2011年10月起,邹女士开始前往鼎晖办公室找焦震追责。

多番追讨得不到回应后,今年8月,邹女士开始在微博上曝光以上事件。不久,就有《鼎晖投资总裁焦震被指拖欠佣金1千万扬言雇凶杀人》等报道见诸一些媒体。

据了解,9月底,鼎晖投资已向其投资人发送了一份说明函,就媒体报道进行澄清。

鼎晖投资在函中声称:近日媒体指控鼎晖公司或公司总裁在中铁资源项目上有意规避中介佣金,属于没有事实根据的谣传。鼎晖以及鼎晖任何员工均未投资过中铁资源项目,与该项目没有任何经济利益。

但业内人士认为,股权投资领域的股份代持十分常见,不一定需要直接持有。对此以上解释并不能直指事情的真相。

邹女士也认为,“焦震不可能以自己的名字参股,肯定是以代持的形式。”

究竟是哪些大佬,在鼎晖投资失手之后,闪电出手中铁资源矿山项目?

对于答案,邹女士尽管知情,但讳莫若深,以对方背景极为深厚为由,表示不便透露。

就此,21世纪网查阅相关文件发现。中铁资源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末注册资本为15亿元人民币,2011年末注册资本增至30亿人民币,但在股权结构上仍显示属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100%出资。

也就是说2011年5月引入的投资,目前尚未在中铁资源股权结构上得到显示,因此投资方有可能入股的是中铁旗下的满洲里华博矿业有限公司,或者中铁资源集团在2011年3月成立的中铁资源满洲里子公司,甚至是更下一级的矿业孙公司。

如果是这样,即便是中铁资源上市,潜伏在二级三级子公司水面下的股权结构也难以浮出水面。

究竟是怎样一群大佬摘了鼎晖投资的樱桃?或许只有等到对簿公堂之际才能明辨。

尽管事件布满各种疑云,但基本可以确认的事实是:

1、从财务报告上看,中铁资源作为中国中铁旗下最大的子公司之一,2010年净资产超过35亿人民币,净利润3.45亿人民币,2011年净资产超过53亿元,净利润超过4.65亿元。发展速度和盈利水平都可圈可点。赴港上市或许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2、中铁资源就该矿山项目,曾经接触过鼎晖投资。

3、尽管有邹女士的推荐,最终2010年底鼎晖投资与中铁资源矿山项目失之交臂。

4、2011年5月,中铁资源矿山项目再度引入神秘投资方。

鼎晖投资在以上过程中的得与失,究竟是受何种因素左右?

行业潜规则:鼎晖是否为内部人避讳

据业内人士分析,在国内私募界,项目负责人绕开自己所在的公司与投资人,寻找其它外部投资方甚至是自己直接投资的的情况,其实十分常见。“但主要是一些中小型PE。”

对于以上行为,21世纪网接触的几家PE有多种解释冠名,诸如“跳单”、“翻院墙”、“摘樱桃”不等。

由于目前尚未有专门的法律对股权投资行业各种行为作出严格规范,因此如何保证从业道德,仍主要停留在PE公司和从业人员自律的基础之上。

而鼎晖投资在股权投资行业的特殊性在于,作为一家管理基金规模超过70亿美元的国内龙头企业,鼎晖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同时,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承担着充当行业表率的荣耀职责。特别是鼎晖的机构投资人中,包括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社保)。

关于董事总经理焦震是否绕开鼎晖投资,以其它间接形式参与了中铁资源项目?目前或许更多只停留在当事人邹女士的陈述上,有待走法律形式来澄清。

而类似中铁资源公司尚未上市、相关项目投资并未给投资人带来收益的事件,作为与投资项目失之交臂的一方,是否要为失手而追责?这或许也是股权投资行业今后将长期存在争议的道德与责任问题。

但是,仅仅就鼎晖投资而言,已经牵涉到了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和整个社会公众的信任。

宿州定做工作服

九江西装订制

潍坊订制西服

来宾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